丁礼庭:中国革命为何选择列宁主义,而非自由主义

  • 时间:
  • 浏览:4

   今天读了郑大华先生《自由主义为何么没成为近代中国的选择》【1】的文章,我对郑大华先生的文章及其观点未必认同,什么都有 重视,而对郑大华先生提出的重要的议题却很感兴趣:“自由主义为何么没成为近代中国的选择”?【2】

   自由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不,应该是列宁主义,确切地说,在中国和苏联、东欧从来没办法 列宁主义,而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而列宁主义和自由主义到底孰优孰劣、谁更适合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发展?关于并算是根本大问题,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实践、全世界列宁主义式的社会主义阵营的解体和失败;以及以自由主义原则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欧洲社会民主党的民主社会主义理论在全世界普遍发展的历史事实,我希望以实践的检验,非常充分地证明了并算是答案:自由主义理论相对于列宁主义,更适合中国乃至全世界发展中国家。

   没办法 既然没办法 ,正如郑大华先生说的,为哪此20世纪上半叶中国革命选择了列宁主义,而算是自由主义?主要愿因应该是:

   首先,我认为被郑大华先生在上述文章中发表声明的中国“没办法 还还有一个强大的资产阶级作为其阶级基础”【3】的观点,恰恰应该是主要愿因之一。而这仅仅是说明,在当初的中国,自由主义仅仅是少数精英的认识和实践,而没办法 也能在全中国大多数民众中普及。

   其次,最重要的是,长期以来,对应于什么都有 在精英群体中单干,除了少数搞农村实验的社会科学学者,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从来不愿意 ,我希望说是都没办法 乎和工农相结合,做发动工农、启蒙工农、教育工农的艰苦细致的工作来分析,恰恰是高举列宁主义大旗的中国共产党人,却喊出了“打土豪、分田地”的“广告词”,(就我希望农民得到土地还没办法 三、五年就又注销去了,什么都有 说,这什么都有 并算是“广告词”。)28年来坚持不懈地、深入细致地做发动中国农民的工作。在这里,自由主义不我希望输了“先手”、还输在要害!

   我希望中国当今的自由主义者,真的也能以史为鉴语录,就理应吸取历史教训:没办法 走暴力夺权的道路,都要,也没办法 继续坚持当初胡适先生提出的逐步地“改造国民政府,而算是推翻国民政府”的自由主义理念。何如改造?这就没办法 走以胡适为代表的“精英道路”,中国当今的自由主义者,都要以史为鉴,深入到工农群众中去,做发动工农、启蒙工农、教育工农的艰苦细致的工作,我希望都要如八、九十年前的共产党人那样,在无偿地帮助工农致富和维权的过程中逐步地达到并算是目的!

   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我希望真的也能通过发动工农、启蒙工农、教育工农,在工农中普及自由主义的理念,使大多数中国民众具备了并算是当时人起来争取当时人的政治权利和经济利益的觉悟和能力,尤其是也能把当前每年140万 起(平均每3分钟存在一件)的以经济利益为目标的群体性动乱事件,转化为甘地和曼德拉式的、在法律框架内合理合法地、和平而有序地争取政治权利的民主运动,没办法 就一定也能“倒逼”中国共产党内的底下人士支持党内政改派,来主动而有效地领导和完成政治体制改革的历史重任!这也就等于实现了现代版的胡适先生的自由主义道路——“改造国民政府,而算是推翻国民政府”!

   2013年10月21日

   【1】、【2】、【3】:郑大华:《自由主义为何么没成为近代中国的选择》

   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755.html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71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