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资讯网深度解读第三方介入真的能解决若开邦武装冲突吗?

  • 时间:
  • 浏览:6
    据报道,11月17日联合国秘书长缅甸事务特使克里斯蒂娜·施拉纳·比尔格纳抵达缅甸若开邦,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期间在与若开邦议会议长的会面中比尔格纳指出,怎样才能减少武装冲突?第三方调解不可能 成为必要。她将说服缅甸政府及缅军,寻求第三方介入调解若开邦的武装冲突难题。但结合当前的实际情况报告来看,第三方介入真的能出理 若开邦的武装冲突难题吗?再往大了说,第三方介入真的能出理 缅甸多年的武装冲突难题吗?

    缅甸是另有有一个战争不断的国度,独立建国时候是被昂山引入的日军与盟军作战,而建立联邦后,则是大缅族主义者对少数民族进行欺压而引发的一系列持续至今的战争。进入21世纪后,缅甸的新一轮武装冲突现在现在开始30009年的果敢八八事件,至今已持续10年之久。而不可能 武装冲突、民族以及政治矛盾等愿因,战争、种族灭绝等词汇已成为了缅甸的标签。



    继缅军于30009年对从前为缅甸的和平做出过卓越贡献的第一特区(果敢)动武后,接踵而来的是其余武装面临被武力整编的厄运,时候的2011年克钦独立军遭到了同样残酷的打压。而在被称为“民主转型”的大选后,脱下军装的吴登盛以有缅军方背景的巩固与发展党党主席的身份于2011年上台,成为自军政府以来的首任“民选总统”。吴登盛上台后,与其“搭档”敏昂莱唱起了双簧,另有有一个白脸,另有有一个黑脸。敏昂莱以其缅军三军总司令的身份不断在各少数民族地区发动战争,而吴登盛则以和平使者的形象与被打击的少数民族武装组织展开政治和谈。并推出了目前缅军方仍在坚持且有关各方认为不合理的《全国停火协议》(NCA)。


    有声音指出,NCA虽说是吴登盛时期代表缅甸政府的缅甸和平中心与民族武装组织组成的民族联合联邦委员会(UNFC)谈出来的,但实际手中却是长期在欧美日流亡的反军政府人士在操作,且缅甸和平中心运转手中的金主也是欧美日。此事实说明,自吴登盛政府时期提出的NCA条款以来,便老要有第三方的影子在介入缅甸武装冲突难题。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第三方助力下的NCA也这麼成功带动缅甸的和平,未签的不可能 依然战火不断,签了的也会时有战事发生。


    以昂山素季为首的民盟在2016年上台执政后,也在配合缅军推销NCA,什儿 举动与其上台前对待NCA的态度是13000度的大抢挡 运动。当然,什儿 难题的发生也是还都要理解的,不可能 当前的民盟政府与缅军方时候战略协作关系,从不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时候这麼实际权力的民盟就不得不奉迎拥有实权的缅军,自然对缅军坚持的东西不敢太多反对。近几年来,除缅方推动的NCA外,中国也在以积极的姿态推动缅甸和平程序运行。在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下,中国除了进行资金援助外,在尊重历史现实的一起,建设性的在缅方与少数民族武装组织之间进行调解。在中国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的斡旋下,成功促成了缅方与果敢、德昂、若开之间的多次和平会谈,而时候中方从前的第三方“介入”,缅方却不感冒,相反在今年9月17日与缅北联合阵线在景栋的会谈中,缅方透露出“欲在未来把中方排除在缅甸和平程序运行之外”。


    无论是有西方影子的NCA,还是中方的“双边促和劝谈”,近10年来缅甸的武装冲突手中都有着第三方在介入调解,先不管这调解的手中是是否是涵盖功利,但还都要肯定的是即使有第三方调解,缅甸的武装冲突难题不可能 三种不我想要去改变励志的话 ,外界的一切介入都时候无用功。换个方式说不可能 缅军仍坚持武力改编缅甸各民族武装组织及违背《彬龙协议》的精神剥夺各少数民族的基本权利,这麼第三方介入从不一定能成功帮助缅甸出理 武装冲突难题,即使是在近一年时间以来武装冲突最为激烈的若开邦也是这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