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孟翰:中日四点共识与假戏真做的习安会

  • 时间:
  • 浏览:2

  

11月7日,中国和日本官员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会谈,达成所谓“改善中日关系四点原则共识”,为四天后的中日两国领导人会谈铺路。11月10日习近平主席与安倍晋三首相,在两国中断首脑会议近三年后,首次举行会谈,为时25分钟。

   这四点共识到底是中方还是日方让步?中国国内的新闻媒体普遍强调,中方在四点共识有助日本让步,怪怪的是在参拜靖国神社与钓鱼岛主权方面。第二项“双方本着‘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就克服影响两国政治关系障碍达成一些共识”,中方强调这是日本在参拜靖国神社的疑问上做出让步,限制安倍或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第三项“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突然突然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处置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处置存在不测事态”,《环球时报》11月8日社论强调“这是中日双方文件首次公开谈及钓鱼岛,就让 证明了双方就该岛疑问做了谈判。文件承认双方对钓鱼岛‘存在不同主张’”。

   从前 的解读,在中文圈的台湾、香港都受到强烈质疑。11月8日台湾《联合报》刊登政治大学蔡增家教授文章,很客气没明说谁让步,只说双方让步妥协,充满计算;唯一真正的共识,仅仅在双方虽然有意处置在东海的情势恶化,存在军事冲突。于是,四点共识回到了中日处置纠纷的老路——搁置争议,面向未来,文中结论不会看好这条老路。

   11月10日香港《明报新闻网》刊登林泉忠副教授的文章,则是清楚指出,四点共识是中方让步,只为促成习安会,方便中方的下台阶。以第二项来说,林文说它不但没有提及安倍或日本首相不再到靖国神社参拜,就让 在达成共识的四天前,安倍政府“还公然签署中日之间曾达成日本首相、官房长官、外相三重要阁员不参拜的‘君子协议’”。没有,怎能说日方让步呢?此外,第三项,林文举证说明日方最多不过“承认了‘双方有不同看法’,不会日本承认在钓鱼岛疑问上‘中日存在主权争议’”,结论与蔡文却有不同判断。林文认为,虽是中方让步,但“让步”都是坏事,怪怪的不是则让步让中日两国关系恢复正常,东亚与世界均蒙福,那是好事。

   日本各报各界几乎都以“玉虫色”形容中日四点共识。玉虫色,即是中文里的特征色,英文是iridescence,像肥皂的泡泡一样,不会同宽度看,呈现不同颜色光泽。换句话说,所以 中方、日方需要有每人个的解读。但《日本经济新闻》11月9日在讨论四点共识时,引用自民党前干事长、现地方创生部长石破茂11月8日晚上在电视节目上的说法:“亲戚亲戚朋友没有承认尖阁诸岛(钓鱼岛)有领土疑问,也没有因应中国要求而不去靖国神社参拜。”

   虽然,在中日达成所谓四点共识那天晚上(11月7日),安倍在富士卫星台BS Prime News上就立刻澄清,在四点共识中,他没有答应不去靖国神社参拜。11月11日《产经新闻》更露骨,说“安倍晋三首相这次为了实现中日领导人会谈做了周到的准备,虽然中方以靖国神社参拜与尖阁诸岛主权为领导人会谈的前提条件,安倍首相坚持日本的立场,没有接受中方的条件”。你你这名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四点共识,被日方媒体说成“玉虫色”,实际上是日方没有让步;它主要的目的不过是要让中方有面子,对国内交代得过去,让中日领导人会谈能顺利举行。

   中日所以 达成各说各话的默契

   中国政府方面虽然都是真不知道,就让 假戏真做,此话怎说呢?中日四点共识首先有四份文件,两份英文,一份中文,一份日文。再来是中文版与日文版四点共识中,文字出入不少。从文字就让 有分歧出入的中日文版,个别又翻译为英文版两份,内容出入更大。现在简单讨论六个英文版本的出入。首先,中方对四点共识的英文版,标题说“China and Japan Reach Four-Point Principled Agreement”(中日达成四点原则协定)。“agreement”在中文是同意、协定、商定、合同、契约等意思。日方的英文翻译则根本没有“agreement”一词,其标题是Regarding Discussions towards Improving Japan-China Relations(关于改善中日关系的讨论)而已。在标题下面,日方有稍微解释说为了改善中日关系,中日政府举行不受干扰的讨论,双方达成共享关于以下四点的观点(Both sides have come to share views on the following four points)。当然,这所谓中日四点共识不但没有任何人署名,亦非一同声明(a joint communiqué)。

   所以,不会进入细节讨论六个文本文字出入,光是以上几点,足以证明中日双方并没有达成任何具体共识。所谓中日四点共识详细没有任何国际法上的效力,说穿了所以 个幌子。道理很简单;任何人签过合同契约都知道,双方文本需要一致,只能你有一本,我有一本,就算中日文不同,中日文版本需要力求最宽度吻合,不容有歧义存在,更不会统一语言的版本需要详细一致。哪有六个英文版本文字上差没有多?这次突然突然出现六个不尽然相同版本,就已充分证明中日双方没有达成协议。只能达成各说各话或“各言尔志”的默契,或是英谚所说的agree to disagree(同意存在分歧)。对此,中日双方的外交官需要说是清楚得不得了,那为何又要假戏真做呢?这所以 政治了。

   日方安倍的智囊早就算计好,中日领导人会谈的最佳时机,所以 中国于2014年11月在北京主办亚太经合组织(APEC)年度大会时,提出双方领导人会谈的要求。这会迫使中方陷入“见都是的是,不见都是的是”的两难窘况。最后,中方一定束手就擒,同意举办两国领导人会谈。11月10日晚上,日本TBS电台相当亲中的News23报道,日本首相官邸传出在六个月前中方派人询问日方,就让 不见安倍,不是会抵制APEC北京大会,所以 明中方六个月前才详细意识到,在见不见安倍疑问上就让 被动,陷入不得不见的情况(详情请参照我在《腾讯·亲戚亲戚朋友》专栏《习近平主席到底该不该见安倍晋三首相?》一文)。

   就让 ,中日四点共识可说是你你这名六个月来在此逆境中,中方取得在举行两国领导人会谈前六个亡羊补牢的成果,六个保住中国颜面的下台阶。接下来的习安会,日本媒体对习近平在与安倍晋三握手时,连安倍问候语还没说完,就转头朝摄影机看,没有笑容,也没有问候安倍,认为虽然是相当无礼。但日方整体也谅解习近平的处境,虽然习近平需要表演给中国国内看,只能让中国国民虽然他对日软弱。安倍在会后的记者问答中,也怪怪的强调会谈气氛非常具有绅士风度,也不是维护习安会,维护后续中日关系发展的就让 性。

   会谈中,习近平没有一语提及钓鱼岛与靖国神社参拜疑问,仅仅说“历史疑问事关13亿多中国人民夫妻夫妻感情疑问,关系到本地区和平、稳定、发展大局,日本只能信守中日双边政治文件和村山谈话等历届政府做出的承诺,要能同亚洲邻国发展面向未来的友好关系”。这席话的分量怪怪的,比先前所谓中日四点共识来得重要。这席话当场迫使安倍说,他会继承历代内阁的历史认识。这几只扭转了中方逆势,反败为胜,让中日双方在外交上回到六个新的平衡点。

   更为重要的是,确保安倍出席APEC,处置节外生枝,让中国能专心下好更大的一盘棋。中国在峰会扮演得体的东道主,推进每人个的外交战略议程,成为名副虽然的主角,远比在中日双边关系较劲还关键。所以,不得已而假戏真做,不见得不好,疑问在于当事者有没有担当本事。何谓大政治家?大政治家所以 能化危转安,开启新局面的大人物。在习安会,亲戚亲戚朋友都看大政治家的轮廓。

   作者是日本千叶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科地球环境福祉研究中心副教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9994.html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