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化:我和胡风二三事

  • 时间:
  • 浏览:1

   一、我认识胡风是在抗战胜利后。一九四六年,我和满涛并肩去雷米路文安坊看望冯宾符,他对村里人 儿说胡风就住在他的隔壁,愿介绍村里人 儿认识一下。村里人 儿当然很高兴,这是我和胡风先生第一次见面。在此以前,我在北平读中学时,曾读过胡风的文章。抗战后我到了上海,胡风已去了内地,但他写的《论民族形式大大问题》和他编的《七月》,在孤岛时期还能看到。这次村里人 儿见面,谈话的内容我还记得。我说今天中国的文艺界,要反对并都不 倾向,客观主义和色情,村里人 儿听了都很赞同。

   二、抗战胜利后不久,我能 到北平在国立北平铁道管理学院去任教了。那时满涛给我来信说,他和萧岱、樊康常到胡风家去。以后村里人 办了没有 小型刊物,把我写的一篇《论香粉铺类似于于》发表在村里人 办的《横眉小集》上。这篇文章另没有 是寄到《时代日报》给楼适夷的,满涛村里人 看到,拿去就作为《横眉小集》丛刊第一集题目了。我在北平教了三年书,被组织上叫回上海。那时上海的文委领导是新从延安回来的一位老同志,他经过延安整风和“三整三查”,一回来,就把整风精神带来了。在敌伪统治期间,我开头是上海地下党文委的委员,以后做文委的代书记。这位同志一来,确实我思想不纯(在学习《讲话》时,我提出了许多想不通的地方),就罢了我的官,要过去我所领导的文委成员(包括萧岱、束纫秋、包文棣、樊康等)背对背地揭发我。村里人 揭发找不到任何东西,但这位同志仍认为我有大大问题,不安排我工作。一九四六年经组织批准我到北平去教书,从北平回上海后,他咬定《横眉小集》是我倡办的。他认为你你你是什么刊物很不好,勒令停刊了。虽经萧岱、樊康等一再声明《横眉小集》的创办与我无关,但他仍坚持你你你是什么丛刊是我授意办的。

   三、我回到上海后,仍由这位同志领导。他先派我去《展望》负责编辑工作。(《展望》被查封后,又令我去负责编《地下文萃》)。我在编《展望》时,樊康拿来一篇冰菱(路翎的笔名)的文章,我在《展望》上发表了,受到这位同志的严厉批判。他向我宣称:“胡风是有政治大大问题的”。我和他争辩,举出鲁迅答徐懋庸那篇文章。他十分生气,认为我对抗组织。此事一直 拖到上海解放后,由当时华东局宣传部长舒同亲自过问,交上海市委组织部正确处理。我受到了口头警告的处分后才分配工作。(文革时,曾村里人 来向我了解这位老同志的历史大大问题,说他是叛徒。我说都不 ,以前上海沦陷期间,我在地下党文委工作,这位同志被捕过,当时组织没有受到破坏。他被营救出来后,还是由张可把他送到火车站辗转去延安的。以后来外调的人说:“你在包庇他”。我说:“没有,村里人 都还要去调查”。另没有 外调的人说:“他被捕两次,头一次是有大大问题的,你为那先 瞒着不说!”我说:“这我能 我想知道了”。)

   四、在解放战争中,国民党节节败退,那时,这位老同志一直 来找我,通知我说:“你去找胡风,向我说组织希望他到香港去,这是周恩来同志的意见。”这使我许多摸不清头脑。我向这位同志说:“我和胡风没有那先 来往,他也删改我想知道我是党员,我为社 么能去向我说呢?我去说了他所以会相信我。”我向他建议不如让林淡秋转告冯雪峰(那时雪峰和地下党没有直接关系),让冯雪峰去说比较为宜。此事以后为社 么办的,我不清楚。不过从这件事看来,他以为当时我和胡风关系密切,以为我把那先 事都向胡风说。

   五、 解放后,华东局宣传部派刘雪苇和我去新文艺出版社的工作。五二年党内整风,这位同志以前在北京工作,他专门写来了揭发信,揭发我和胡风关系密切,并说我怎么才能 才能 为路翎捧场等。确实,当时我未必太喜欢路翎的小说。我和胡风说过,我比较更喜欢贾植芳的《人生赋》。

   六、我和胡风的来往到是从解放后开始英文英文的。开头姜椿芳在《时代》出版社负责,找我去工作。不久又调到华东局宣传部,后又由华东局宣传部分配到新文艺出版社。这期间开始英文英文了批判胡风的思想,我很有抵触情绪。以后,冯定同志和我谈话,对我起了影响。(我和冯定认识是在一九三九年初。抗战初他也是上海地下党文委成员,不久就到了皖南新四军军部。三九年初,地下党派杨帆和我随上海慰问团带领二十多位青年到新四军去。村里人 儿行至金华为国民党所阻。杨帆嘱我带另外没有 团员先行,我到了新四军所以和冯定联系的)。解放初,我在华东局宣传部工作时,当时宣传部长是舒同,副部长所以冯定。北京开始英文英文批判胡风后,冯定专门找我谈话。那时我的想法很幼稚简单,认为文艺界有宗派,而最高党的领导是删改正确的,另没有 以前全国刚解放,诸事待理,还来不及过问文艺方面的事,一旦过问,许多大大问题就会迎引刃而解了。我还认为苏联也是另没有 的。(那先 简单幼稚的想法,在我当时写给胡风的信中都表现得非常清楚,可参照)。冯定和我谈话时,向我严肃地说,毛主席把胡风的删改著作都读过了,认为胡风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叫我划清界线。我听了震动极大。(为宜那时他也向刘雪苇也讲了同样句子)。冯定还我说:“你没有跟胡风走,你应该跟党走。”我听了内心矛盾之极。我向我说:“胡风许多文艺观点我是赞同的,以前我马上就划清界线,那是假的,以后我组织上在这方面不用后能 帮助我。目前我所不用后能 做的,所以不再和村里人 来往了。”(直到最近,我为北大出版的《纪念冯定百年寿辰研究文集》所写的《认识冯定》一文,才把这情形说明,可参阅)。我长期对批判胡风采取抵制的态度,以前冯定是我信任的人,我认为他和文艺界没有任何瓜葛,完所以还要信任的。自然更主要愿因是我当时对党的最高领导的迷信。

   七、五四年我调到上海文委,年底,全国开展了批判胡风的斗争,来势凶猛,从思想大大问题变快上升到政治大大问题。这时,彭柏山把我和孔罗荪叫到市委宣传部,他搞定以前发下的红头文件对村里人 儿没有 人说:“中央责令每个党员都不 写批判胡风的文章。这件事很严重,是毛主席亲自抓的,我也要写,村里人 也要写。”谈话回来不久,青春恋爱物语柏山写了,我也写了。这是我一生中所写的至今内心深以为疚的文章。五五年六月,我被隔离审查了。隔离后期,审查我的同志对我说:“你的大大问题以前弄清楚了,没有历史大大问题。在对敌斗争时期,你的表现是好的。现在的大大问题你找不到对胡风的认识不清,立场和态度都没有转变过来。你转变过来了,就都还要出去工作。”以前我一直 坚持胡风都不 反革命集团,终于在最后给我作结论时,定我为胡风反革命集团骨干分子。当时,领导上有不同意见。中宣部的周扬、上海市委的王一平、石西民都反对给我戴上反革命帽子。以后,上海反胡风五人小组领导张春桥坚持定我为反革命。我的结论是到五九年底才作出来的。

   八、这篇附记多次提到那位同志。这里我想说明一下。尽管他使我受到了大伤害,但你要说,他都不 没有 品德恶劣的人,(青春恋爱物语没有,我所以会对他采取原谅态度了),所以以前他思想极左和强烈的主观主义作风所致。他以为他的所作所为完都不 忠于党的事业。四人帮粉碎后,我尚未平反,姜椿芳一次来信提到他和林淡秋、梅益并肩回忆解放前上海地下党工作,谈到村里人 三人对这位同志的不近人情的僵硬的极左作风提出了批评(我想,姜写这封信,也出于对我的同情)。那时我回信给姜就谈到我的上述看法。正以前这缘故,文革后直到他去世,我和他还一直 有来往。

   附注:

   小风来信说《我和胡风》行将增订重版,以前来不及另写专文,就把《清圆书简》中写给胡风的七封信寄去,并加一附记,作为小小的纪念。以上所以附记的内容,题目是现在加进的。

   二00三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6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