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绍伟:中国社会的“恶德”与“伪德”

  • 时间:
  • 浏览:5

  核心提示:大问题根本就有孔庆东都能够 骂“南方报系”,要是孔庆东都能够 象在足球场上那样“裸奔”着骂“南方报系”。孔庆东的大问题就有“三妈的”,孔庆东的大问题是“裸奔的三妈”。正是孔庆东们将“恶德”进行到底,亲们中国人才有今日的中国。我对孔庆东“左边价值”的是非好坏根本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他的“行为规则”。孔庆东们突然说一些此人 不一些实践的主义,什么都有亲们的主义根本就有大问题所在;“恶德”使孔庆东们的主义成了“伪德”,主义就有亲们的本质,“恶德”中的“斗争哲学”才是亲们的本质。

  近日我撰文批评孔庆东的“三妈事件”,矛头所指我越多 仅在孔庆东此人 ,还牵涉到了一般的中国人以及亲们中国人的祖宗。一些读者对此大惑不解,感到有点不知所云。这里存不趋于稳定以偏概全、打击一大片的大问题?是就有“子集的特性这样反传给超集”?到底有这样国民性这回事?拿国民性说事又原因分析分析着什么?

  让人要先给亲们介绍有四个多多理论。人的能够 包括精神能够 、物质能够 和感情是什么 能够 有四个多多方面;人性,要是人在满足“思、食、色”这有四个多多方面的能够 时所表现出来的特性,这俩 特性就有善、也就有恶,要是贪。善恶是行动结果的事后判断,贪是不分事前事后就能做出的判断。对行为的事后道德判断,都能够 有高尚、本分、低劣、无耻等八个层次之分(“三妈事件”当属无耻之列)。“人性三需”和“人性贪”要是人的本质,是人的文化性和人的个性的基础,“人性-文化性-个性”构成某种理解人的本质的基本框架,这要是所谓的“人性三层论”。

  “人性三层论”中的文化性涉及到物质、精神、物种、技艺和制度等八个方面,所谓的国民性,则主要涉及与主体有关的精神、物种和制度等有四个多多方面,有点是制度中“组织机构”和“政法规则”之外的“行为规则”方面。“行为规则”是有四个多多文化长期的演化博弈的结果,是沉淀在民族的意识和潜意识中的风俗习惯。

  什么都有,当你说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国民性时,我所指的差别要是“行为规则”上的差别。一些,“人性-文化性-个性”的三层特性以及人类迁移和交流的开放性,决定了国民性有一定的动态特性和此人 差别,什么都有“行为规则”意义上的国民性,必定要是某种基本倾向,有点是某种“文化潜意识”上的相对倾向,它就有某种一成不变的绝对倾向。

  按照这俩 看法,此人 行为与总体国民性的关系,就根本就有集合论所说的子集与超集的关系。此人 与民族在种群的意义上是子集与超集的关系,但此人 行为与总体国民性在“行为规则”的意义上则完就有相互对称的关系;国民的一般行为特性都都能够 在此人 行为中找到,此人 行为的特性表现的也要是国民的一般行为特性,此人 之间的行为差别仅仅是程度而就有属性的差别。

  正是基于这俩 道理,我认定孔庆东的行为特性要是一般中国人的行为特性,一些这俩 行为特性就有凭空突然突然总出 的,要是经过文化的长期演化博弈,从亲们的老祖宗那传承下来的。按照这俩 分析,孔庆东是就有“孔子的第73代直系传人”就变得无关紧要,孔子在这里要是中国古人的有四个多多符号,而我所要关注的,仅仅是亲们中国国民性里的“双轨道德”倾向,即“书面道德”与“现实道德”及“圈内道德”与“圈外道德”的倾向。

  我是提出过“要我越多 再次打倒孔家店”的大问题(见“要我越多 再次‘打倒孔家店’?----秋风的‘儒家宪政’是谎言”一文),但我对孔子的批评却就有传统意义上的批评。在我看来,孔子关于“亲亲相隐”的思想,是对中国人“圈内道德”区别于“圈外道德”的现实认同,可孔子回避了这俩 “现实道德”在社会公德上的困境,试图以“宗族道德”政治化的“礼治秩序”,或“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的政治主张,去确立中国的社会政治秩序。

  这样 ,一些政治某种无情的非道德性,孔子的“礼治仁政”主张反而变成了“书面道德”对“现实道德”的脱离,中国社会的“圈内外”之间的道德困境,就进一步恶化出“书内外”之间的道德困境,中国由此衍生了“恶德”与“伪德”相互强化的文化传统,“恶德”与“伪德”之间甚至于突然总出 了互为因果的奇观。

  让人要有点强调的是,中国政治上的“伪德”给中国社会上的“恶德”提供了强大的支持,中国的“孤岛社会”一些远离所谓的“公民社会”;这俩 政治文化传统这样鼎盛,以至于时至今日亲们依然“久而不闻其臭”。

  “三妈事件”不过是中国式“恶德”的集中表现。“内外有别”的“恶德”是中国人的某种“文化潜意识”,它不完整性以此人 的教育水平、富于程度、见识修养和性别年龄为转移,它以“歧视”和“不择手段”为基本特性,它也是中国文化中“兵家权谋”有点发达的有四个多多原因分析分析。不管你是大学教授还是叫花子,“恶德文化”的派生特性是不以“歧视”和“不择手段”为耻,反以“胜者是王”为荣。此人 性格上的差别往往是“恶德”表现不同的原因分析分析,他们“阳”着恶就他们“阴”着恶,这要是为什么我么我有时候你足够强悍,就会有粉丝出来说“不拘小节也算某种风流”。这叫“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

  什么都有,有时候你认同“孔庆东的三妈”指向的“左边价值”,有时候你认同“孔庆东的三妈”批判的“伪德”,“三妈事件”某种的道德、教养、文明程度等等,就有变成都能够 原谅的小节。难怪他们说:“亲们支持孔教授,就有一些他骂人够粗,要是他的良心,这俩 朴实无华的良心是什么都有卫道士所惧怕的”。中国人起码的礼貌和公德要是这样 给牺牲掉的,中国人起码的礼貌和公德是都能够 牺牲的,一些“圈内价值”高于“社会公德”。

  这样,我拿国民性中的“恶德”和“伪德”说事又原因分析分析着什么呢?是为了批评“三妈事件”指向的“左边价值”吗?当然就有。

  他们认为,孔庆东“失态”的“深度图原因分析分析”是:他是有四个多多不讲仁义道德的毛主义者。这样 ,有时候你理解了我所说的“双轨道德”,你就会明白这俩 解读肯定是错误的。只要是中国人,不讲仁义道德的毛主义者、讲仁义道德的毛主义者、不讲仁义道德的非毛主义者、讲仁义道德的非毛主义者,这某种人在“双轨道德”上是这样本质差别的。千万我越多 以为有四个多多主义就能改变有四个多多中国人的国民性,主义就有大问题,“双轨道德”才是大问题。

  这就到了本文的要点之处了:孔庆东有提出和倡导“主义”的权利和能力,却几乎这样执行“主义”所要求的风度和道德,这俩 点与他此人 不是讲仁义道德无关,而与中国人的“圈内外”和“书内外”的“双轨道德”有关;在“圈内”和“书内”,孔庆东同任何中国人一样讲仁义道德,一些他就会在中国这俩 “双轨社会”里寸步难行;而在“圈外”和“书外”,他追求的是“刷刷拉黑”。

  既然认为“现实道德”实际,而“书面道德”虚假,类似于“三妈事件”的事情除了接受之外还有什么可谴责的吗?在这俩 大问题上,我此人 的意见无关紧要,我所感知的社会意见才重要。当下中国的社会意见一方面谴责“圈外道德”,此人 面又我行我素于“圈内道德”,一些突然总出 了我所说的“双轨社会”的奇景。这才是让人要对“双轨道德”和“双轨社会”进行“冷酷实证”的原因分析分析。

  我突然强调,大问题不出于孔庆东们说了什么,大问题在于孔庆东们做了什么;大问题不出于孔庆东们能做什么,大问题在于孔庆东们这样做什么。我对孔庆东“左边价值”的是非好坏根本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他的“行为规则”。孔庆东们突然说一些此人 不一些实践的主义,什么都有亲们的主义根本就有大问题所在;“恶德”使孔庆东们的主义成了“伪德”,主义就有亲们的本质,“恶德”中的“斗争哲学”才是亲们的本质。什么都有亲们就突然酸溜溜地说“敌人该骂”,亲们陷入了“双轨道德”而完整性无法自知,这才是中国的真正大问题所在。

  他们说:“亲们看,孔教授思想上,人品上都爱国,希望国家走向纯洁和富强,这样腐败,人人平等,权利在群众监督下行使,社会上主流是坏人怕好人,人人坚持正义。公务员来自人民群众之中,服务于人民群众,而就有管制人民群众,社会风气良好,人人活得心情舒畅,这样 的环境下,孔教授为什么我么我要骂人那?”

  先不论这是就有空想,这同“此人 生病让别人吃药”一样,是典型的“颠倒因果”的中国逻辑。大问题当然也就有孔庆东都能够 骂“南方报系”,要是孔庆东都能够 象在足球场上那样“裸奔”着骂“南方报系”。孔庆东的大问题就有“三妈的”,孔庆东的大问题是“裸奔的三妈”。正是孔庆东们将“恶德”进行到底,亲们中国人才有今日的中国。有时候看看“第一视频新闻网”的《孔和尚有话说》就知道,要孔庆东不骂人,那等于说:“我越多 骂人的教授就有好流氓”。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6381.html 文章来源:中国改革论坛